设置

关灯

第十九章 人命案

    曲小白抱着床单,拿了今天新买的胰子就去了河边。

    河水清澈又清凉,在现代,都已经见不到这样清澈的水了。曲小白挽起裤腿,站到水浅的地方,把床单在水里浸泡湿透,然后打上胰子,揉搓了一会儿,在水里投洗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凌哥哥,过来帮我一下,帮我拧干床单上的水。”

    她那嘹亮的嗓音跟黄鹂鸟似的,杨凌在屋里听见,往这边赶。

    曲小白刚想上岸,却见一群人从下游走过来,还抬着什么东西,那东西……好像是人。

    很快走近了,曲小白发现,抬的果真是人!不但是人,还是两个泡得已经发胀的死人!

    曲小白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?一声尖锐的喊叫飙出喉咙!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杨凌听见声音不对,身形如离弦之箭一般就冲了过来,也顾不得装傻了。冲到曲小白面前,曲小白整个人抖颤得筛糠一般,腿都站不直了。

    杨凌眼疾手快地一把把她横抱起来,抱出了水面。曲小白一上岸,就开始呕吐起来。

    怕还在其次,主要那两个人的死相很恶心。

    杨凌把曲小白放下来,不停给她拍背,还安慰她:“不怕,不怕。”

    他眼角余光亦瞧见那些人抬的死尸,虽然已经泡得肿胀,但还是可以认得出来,就是昨晚那两个人。

    那些人很快走到近前,看见曲小白和杨凌,把死人往地上一放,其中一个指着两人道:“大弟和二弟昨晚就是来找他们两个人算账的!一定是他们把大弟和二弟推进了水里,抓他们去见官!”

    “对!长松大哥,你就是官,快把他们两人抓起来,他们两人是凶手!”

    曲小白一头雾水,杨凌心里却是明镜似的。

    这两个死人,就是昨晚被他扔水里的,朱桂花的两个堂兄弟。至于抬死尸的那七八个人,自然是朱家的亲戚。

    有一个他还认识,是朱桂花的哥哥,那位在县令手底下做笔吏的朱长松。

    杨凌看着那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副要吃人的模样,饿狗一样扑过来,可曲小白这个样子,显然不能应付,他刚想为了护着曲小白这个傻不装也罢,却没想到刚才还吐得稀里哗啦的曲小白,这会儿忽然就满血复活,昂首挺胸叉腰,怒斥:“站住!”

    她嗓门儿赫亮,震得那几个汉子一懵,一时竟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光天化日朗朗乾坤,哪里轮得到你们这些刁民放肆!”

    曲小白尖锐的嗓音、义正辞严不容侵犯的态度,震得那几条汉子又是一懵。

    杨凌见曲小白暂时未见吃亏,便改成了观望的态度,但他也没放松了警惕,站在曲小白身边,将她护得严密。

    懵逼也不过是一瞬,很快,有汉子就醒过神来,指着曲小白骂道:“熊娘们儿你凶什么凶?昨天你伤人在先,今天又害死了我们两个兄弟,你还敢嚣张?哥儿几个先上了你,再把你扭送官府,判你个斩立决!”

    汉子出言污秽不堪,作势又要扑上来,杨凌脚下微动,站姿改成防卫,只待那汉子一上来,便将他擒拿在地。

    曲小白却也是一心要先护傻子,汉子狗扑上来,曲小白脚下着力,一手拿住汉子的一条手臂,身形如同游鱼一般一拧,转到汉子身后,将汉子来了个过肩摔!

    小身板虽小,但也是经年劳动的,力量不小,汉子被摔了个四脚朝天,半晌起不来。

    杨凌的目光幽深。小丫头是有身手的!上次他还不敢确定,但这次他确定了!

    后面几条汉子看自己吃亏,纷纷就往上冲,曲小白站定,怒道:“朱长松,你身为县令身边的笔吏,就这样纵容你的人白日行凶吗?”

    朱长松曾经到过杨家,曲小白原主倒也与他有一面之

    -->>(第1/3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