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置

关灯

第六章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

    曲小白拿着剪子,剪子尖朝外,厉声道:“谁敢上来,谁敢上来我就捅死谁!反正我光脚的不怕穿鞋的!”

    杨家三个媳妇还真是抱了要毒打她一顿的想法,敢骑到她们头上拉屎?门儿都没有!但一看曲小白这不怕死的样子,到底是没有敢立即扑上来。

    但嘴上可都没饶人,朱桂花边哭边说:“爹,您可得给儿媳做主,您看她把儿媳打成什么样子了?还有儿媳的小黄狗,都被她打死了!”

    朱桂花撸起袖子,露出被曲小白咬了好几口的大白胳膊,好么,口口见血,肉皮都翻开了,曲小白瞧着心里就爽。

    虽然她身上的伤比这可重多了。也就是现在她又饿又累身上又疼,体力不济,不然,还能咬得更厉害!

    杨兴茂瞧着大儿媳那白藕似的胳膊一排血糊糊的牙齿印儿,心里就疼,吩咐道:“吉利,去给你媳妇喊郎中吧。这胳膊得赶紧上药。”

    一回头,又怒气冲冲对着曲小白:“你这死娼妇,怎么能对大嫂下那样重的口!还不赶紧把剪子放下!我杨家一点规矩都没有了吗?”

    曲小白心里冰寒,这特么的什么家长呀?她眼中可没放过杨兴茂和朱桂花的眉来眼去,再联想一下杨兴茂对她原主做过的事,这老头子是个什么货色,她心里已经十分明了。

    娘的,原来是个精虫上脑不顾伦常的!

    “放下剪子?放下剪子好让你们一起把我毒打一顿么?真拿我当傻子了?我算是看出来了,你们一家人,眼里就容不下我和傻子,不就是因为他傻我穷吗?既然是容不下,那咱们就分家好了!”

    曲小白脑子里不是没有分析过他们一家为什么容不下她,毕竟她也是把劳动小能手,饭也吃的不多嘛。说不好听点,养她可比养头耕地的牛还划算!

    她那傻夫君是一部分原因,但还有一件事,她忽然记起来了。杨兴茂与这大儿媳朱桂花不清不楚,有一回在房里搞小动作,杨兴茂已经把家伙事儿掏出来了,就差最后往里一哆嗦,可巧被下地干活儿回来的曲小白撞见了!

    这他娘的才是杨兴茂要弄死她的真正理由!

    至于杨张氏不待见她……那是因为,杨兴茂那个老流氓,得手了朱桂花之后,还对她的原主觊觎!

    “分家?你个死妮子想得倒美!你要死哪里去没人管你,想分老娘的家,你还嫩了点!当初你老子娘养不起你,求到我门上,让我收留你,说是给我那傻儿子当媳妇也是愿意的,我可怜你才收留了你,没想到你竟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!”

    杨张氏撸袖子朝曲小白冲过来,到跟前时,曲小白晃了晃手中的剪子,“你敢上来我就敢捅死你!你说当时,当时还不是瞧我能干,想白捡一个劳力,才把我娶进门的?”

    杨凌这时候也缩到了曲小白的身后,浑身颤抖着,像是怕极了,一双手还拉着曲小白的后衣襟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怕,他到曲小白身后,为的是护着她别被打!

    曲小白不忘安慰他:“你别怕,今天有我在,谁也不敢打你!”

    杨凌心里莫名冲上来一股暖意。这小丫头,小小的身子板,竟然说要保护他。

    杨张氏到底不敢冲上来。

    朱桂花咬着牙根骂:“我把你个小不死的,一家子烂货还想来分财产,你有财产吗你就分财产?”

    老二家的也嘲笑:“哟,分家,这可真是骑脖子拉屎了!爹,您老人家娶了个好儿媳哟!”

    老三家的说道:“爹,咱们老杨家在村里可一直都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出了名的,您看这个老四家的,这是要给咱们家脸上抹黑哟。”

    仗势欺人,落井下石,有她们的!

    曲小白冷笑着,没有搭理她几个,只对上杨兴茂恨毒又探究的目光,冷声说道:“爹

    -->>(第1/2页)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